一个文化商人30年精彩漂流的创业故事

2021-04-21 11:09:30 来源:互联网

一个文化商人的30年奇妙漂流:84年开咖啡馆,96年扎进制造业,03年在迪拜开公司

我第一次见到陶莲是在重庆芦祖庙的一家餐馆里。他正在和两个朋友聊天。

陶炼当时只比我们大一岁。每天晚上放学回家,他都站在六楼的天台上拉小提琴。我们几个大三的女生都是花痴垫底。他们当时很瘦,真的很帅。一位穿着米色风衣的女士笑着说道。是的,当时他给我们班另一个同学题词。太精湛了,哈哈哈!另一个穿着深灰色毛衣的男人回答道。

记者研究了坐在桌子中间的陶莲:黑色西装,印花打底衫,打蜡后的精致发型。如果不是他说的,他看不到50年代的人,真的有文化人的气质。

他们正在讨论下个月举行的一次城市印象活动,听到陶炼的想法,他们俩都很兴奋。

他们如此忙碌,以至于他们从未停止过他们的事业& hellip

休闲文化商人

1984年夏天,陶炼在重庆涪陵河边的一家咖啡馆里为客人们煮咖啡。再来两瓶冰啤酒!一个客人走进门说。桃莲立刻走到自制的冰柜前,拿出两瓶酒给客人。他忙得没时间流汗。

到了午夜,陶连和他的伙伴们已经卖完了店里所有的咖啡。收拾好零散的桌椅板凳,吃完剩下的蛋糕,陶琏疲惫地拖着身子回家。

这是他的第一次创业,白天在涪陵日报上班,晚上经营着自己和朋友开的咖啡馆。当时电影院是年轻人唯一的消遣,无聊的时候才能去看电影。陶连咖啡馆一开门,下班游泳的人就会过来坐,叫两杯咖啡一瓶啤酒,坐一下午,有时候甚至到了晚上,风头远远盖过了电影院。

做了不到两个月的手术,桃莲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但是没有继续。就像开咖啡店是他突发奇想一样,他这次决定辞职去广东努力工作,只是一个偶然的念头闪过,他却置之不理。

20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全国,人们的心像老树枝上长出的新芽一样活跃起来。体制内很多工人都渴望金钱和事业的相互体现。做生意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方式。作为首批开放的沿海城市,广州无疑是最佳选择。

1996年,陶炼辞职南下广州。带着几万的积蓄,他一头扎进了照明制造业。他从未接触过照明制造,但他有天生的敏锐神经。每天带着大量的学习和独特的审美。陶器产生了大量奇怪的照明。

当时人们普遍习惯于行为良好的灯光,这种个性化、复古的灯光是无法接受的。一些走在时尚前沿的艺术家和时尚人士尤其喜欢在这里跑步。几年后,当时无人看管的灯突然着火了。

有一天,陶连接到了俄罗斯打来的电话。对方也是照明公司,想和他合伙做。他们一拍即合。

2003年,国际市场刚刚起步。两人决定进军迪拜,复制欧洲新的照明风格,进军中国市场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风来了,猪也会飞。不到一年,他们就在迪拜站稳了脚跟。

经过几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成长为一个集房地产综合开发、国际商业贸易和投资管理为一体的企业实体。

记忆中的老重庆

生意越来越好,但陶炼的内心却越来越孤独。现在科技飞速发展,我们可以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到世界各地的任何人,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大部分现代人上班都是从一个小格子到另一个小格子,然后下班也没有任何交流。

这让陶连非常怀念自己的童年生活。那时候信息还不发达,人可以在街上说话,吃几百顿饭,喝几百茶。在一些偏远的地方,想买自己需要的东西的人,每个月只能在固定的时间去市场。

在市场上,你不仅可以吃到糖葫芦、切糕、煮玉米、烤红薯、山楂饼、糯米糕、冰棍、烧烤饼等美食,还可以买到各种平时买不到的东西。人们每个月都聚集在这里买东西,喝茶,聊天...很热闹。

这种温暖熟悉的感觉让他非常怀念,于是这位穿越180个国家的成功商人毅然选择了在无疑之年回到家乡。

十八梯,棒棒军,小面,火锅,山水间...真的很好,重庆还是记忆中的样子。陶濂一个人走在街上,感受着久违的家乡熟悉感。

有一天,一个90多岁的老人来找陶练聊天,聊起了老重庆。陶濂问老人:“老人,你还记得几十年前的故事吗?”我记得这些熟悉的街道,但我记不起许多事情。老人回答。

老头,你印象最深的女人是谁?你还记得吗?陶廉问。

老王曼·莫登脱口而出。这让陶廉非常惊讶。

在20世纪40年代的重庆,现代性被用来描述一个女人的美丽。据学文史的人说,当时的郭沫若、巴金经常坐在鲁祖庙门口,等着王模栋经过。老人记不得过去,但他记得王模式。由此可见,王摩登已经是一种文化现象,她是当时社会条件下全民的精神图腾。

当时,将文化转化为王模式,使陶濂真正认识到了文化的价值。而他从100多个国家回来的原因也是因为,其实他已经被这个城市的江湖浸透了,洗不掉的。这种江湖就是文化的江湖。

兴奋过后,陶炼打算举办一个体现重庆古老文化和艺术的博览会。地点选在王满堂以前经常出现的芦竹寺。

1911年重庆开埠,对外开放通商口岸。洋货进口增长12%,大批人涌向重庆。越来越多的房子在建,而重庆多山,地质又硬。由于缺乏经验,许多房子开始倒塌。老百姓为了祈求和平,修建了这座鲁祖庙。

重庆人知道鲁祖庙,但没见过鲁祖庙。现在陶连买下了这块地,做了全球市场。

文化+行业=全球市场?

走进全球市场,迎接你的是一个大石锅,旁边放着帽子和簸箕。石锅左侧有一个很大的复古桌,上面有一排民国的灯饰。如果你不仔细看,你不会发现它是收银台。据陶联介绍,这些灯是1998年在广州制造的,用起来还是很好看的,让人佩服。

再往里走,一艘装满渔网的破船吸引了我,船上布满了重庆码头文化的印记。失事船只的后面是一个装饰得很好的酒吧,里面摆满了陈年和各种小酒。门口的百叶窗上,赫然写着民国小酒四个大字。民国国旗卷帘的背景让人感觉转眼就过了80年代。

这只是冰山一角...在里面逛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逛完了两层楼的集市:奥黛丽·赫本、蒋介石、周璇、茶壶、锅、留声机、布艺灯笼、复古沙发...每一个小装饰都很讲究,细微的特征透露出80年代的味道。难怪很多电影人选择在这里拍照。

仔细算了一下,其实包括重庆酒馆、重庆沙龙、芦竹面馆、重庆场、民国茶馆、八郭顶灿、黑哨八分店。游客在这里不仅可以喝酒,还可以吃面条、喝茶、吃烧烤、聊天等。就像一个全球市场,人们不能忘记回归。

美食也是包罗万象。最突出的是丁灿牛肉。丁的脚一挪开就成了锅。丁罐在古巴基斯坦(包括重庆、川东、陕西西南部、鄂西、贵州北部)使用,也是火锅的鼻祖。

用锅煮牛肉不仅嫩而易嚼,而且香气浓郁。长期烹饪会让牛肉变软。《半个城市》的作者曾经说过,丁灿牛肉是牛肉中的哈根达斯。很多帝都美食大佬都来品尝学习了。

但是陶炼说这些菜都是他门外汉开发的。当初为了做出最好的菜,他也找了一些餐饮界的大牌。但是老板们的烹饪方式已经确定了,味道和顶级餐厅一样,做不出什么特色。

于是陶炼亲自下厨,找遍全国寻找食材。努力有回报,最终开发出一系列原创菜品,深得消费者青睐。虽然还在试运行,但是每天的排队时间都是安排在晚上9点。

很多商家希望学习全球集市的文化+产业模式,陶炼拒绝了。他希望在这个店成熟的时候在全世界开,开成连锁模式。每次开车到一个城市,都会做出一个有地方文化特色的集市,它会成为全球的集市。

如今,芦祖庙已有百余年历史,无疑是最能体现重庆文化的地方。上个月,陶联向政府提出申请,要把路祖庙的街道改造成成都宽窄巷子这样最能体现当地文化的古街。

记者去采访,很多店面开始转型。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陶濂成为一个宽而窄的于鲁祖的愿景已经实现了...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