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公司是否长寿与上市没有直接关系

2021-04-20 21:43:36 来源:互联网

全球互联网上市公司正在经历新一轮上市浪潮。

年初,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预测,2018年将有多达50家美国科技初创企业进行IPO,远远领先于两年。根据德勤的预测,今年将有约180只新股在香港上市,包括已经被淘汰的小米和即将被淘汰的美团。

与此同时,创业明星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声称,他正在考虑将特斯拉摘牌。他在推特上写道:我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结清。

他在公开信中提出了退市的几个理由:特斯拉持有全部股份,私有化后可以避免股价波动对其的影响;定期发布的财务报告给公司带来压力,使公司不得不做出一些短视的盈利决策;没有了do空的影响,公司会经营的更好。

但同时又表示:这并不是说特斯拉长期不上市是合理的。未来,当特斯拉进入缓慢且可预测的增长阶段时,回归公开市场或许有意义。

1998年,埃隆·马斯克与彼得·泰尔、保罗·佐久法史等人一起创立了贝宝。20年来,埃隆马斯克越来越透彻地看到了上市与否的利弊。

事实上,去年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埃隆马斯克曾经说过:做上市公司其实降低了我们的效率。

列表有问题

目前很多打架斗殴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一个拥有3亿多用户的平台,不同的人可以从中看到不同的方面。5.环外的用户可以看到它的易用性和廉价品,厂商可以看到它巨大的爆发性流量,品牌可以看到白牌厂商的造假行为。这些问题随着IPO被放大了,原来的锦衣夜游太多,陷入了麻烦漩涡。

其实对于一个有竞争力的企业来说,上市前后一两年并不是公司发展的最佳状态。

有些公司,为了在上市前取得阶段性成果,会不惜代价扩大规模。去年,一家上市公司在一个月内从30个城市扩大到40个城市,达到100个。后来,这位退休高管承认,如果是创业公司,肯定不会这么做。

也有一些公司,上市后,为了稳定股价,不得不做出妥协,放弃一些短期内会带来巨大损失的策略。杨浩涌曾提到,58上市前后一年多不敢做大规模营销,给了市场喘息的机会。

特斯拉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为了追求美好的财务数字和短期的利润驱动裂缝,不断进行内部调整以取得业绩。自2016年以来,已有40多名副总裁级高管离开特斯拉。

但从2003年7月开始,特斯拉在过去的60个季度中,仅在两个季度实现了短期盈利。彭博社报道称,特斯拉的现金流连续五个季度为负,平均每分钟消耗6500美元。照这样下去,特斯拉几乎撑不到2019年。

埃隆·马斯克与空头正面交锋激烈。有一次,愚人节那天,他胡子拉碴,泪流满面,举着特斯拉破产的破牌子,倚着一辆Model 3,宣布特斯拉彻底破产,并表示不满。

即便如此,IPO仍然是大多数创业公司的阶段性目标。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创业者似乎有根深蒂固的上市情结。

【/s2/】为什么互联网创业者如此热衷IPO?

互联网企业家热衷IPO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很多科技初创企业,包括估值超过10亿美元甚至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多年来一直由风险投资公司出资一路运行。

有的公司经营7、8年以上,一只风险投资基金的周期一般是5+2或8+2。7、8年后,LPs该还了。风险投资基金也在敦促企业家趁热打铁,在市场环境恶化之前尽快上市。

另一种是创业其实是一个极其艰难痛苦的过程。

当时马斯克在TED演讲中谈到自己的火箭再利用的想法时,遭到了专家的嘲讽和质疑。包括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尼尔&米德多;阿姆斯特朗。他们说:你(马斯克)不知道这些你不知道的事。

后来,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采访时,马斯克湿着眼睛说:这些人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真的希望他们能来看看我的工作有多难。

而且这个过程没有尽头。

当创业的想法产生的时候,拿到第一笔钱或者找到第一个用户是一个欣喜若狂的时刻。但快乐永远只是一瞬间。下一步就是找更多的钱,更多的用户,每完成一个小目标,就有99个新目标要做。

在这条路上,如何定义一个人,一件事是否成功?融资成功吗?得了b轮,但可能会死在c轮。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位企业家曾向我回忆2016年资本寒冬融资未能及时到位的时候。他每天晚上都失眠,从窗口看着附近的地铁站,什么时候运行,什么时候关闭。

正是因为这条路没有尽头,人们才愿意把IPO的那一刻当成一个里程碑。

那一刻,无论是八个人一起敲锣,还是一个人敲八个大锣,都是短暂的胜利。毕竟,如果投资者有退出渠道,团队也可以获得回报。而且有数据显示,从天使轮到IPO的概率不到1%。

上市对一家公司来说重要吗?

有时候很重要。

2011年,邯郸首席执行官吴波。我在网上预定了从北京到纽约的航班。今年,邯郸。com已完成三轮融资,总金额1.66亿美元,最高估值11亿美元。

在登陆美股的关键时刻,突然出现了夜间举报其财务问题的竞争。此外,由于规模迅速扩张,管理团队混乱,数据被篡改,最终功亏一篑。吴波也在第二年离开了拉手。

同年11月,万科高管已经完成赴美签证,甚至提前吃了庆功宴。在那次晚宴上,陈念志得意洋洋地宣布第二天要去看路演,半个月后可能要在美国IPO。但是,到了深夜,陈年突然宣布暂时放弃IPO。

据陈年介绍,他听从了投资大亨索罗斯的建议。索罗斯认为,当时股市状态不好,不是上市的最佳时机。而在我心里,还是想要更大的估值。

回头想想,索罗斯真的是对的。他准确预测了股市的发展方向。但是衰老是错的。随着IPO的推迟,一系列积累的问题爆发了,高管离职,几十亿库存,偏离原来的定位。

相反,2013年3月24日,唯品会将登陆纽交所。人们称那份清单为血腥清单。发行价下调后,还是持续下跌。当时数据显示,红杉和DCM前5个交易日按市值计算可能亏损30%。

一家公司活得长久与否,与上市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但随后,唯品会连续20多个季度盈利,目前市值超过50亿美元,是IPO的20倍。红杉最终套现数亿美元走人。

看看市场上的交易代码,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当初被看好的项目慢慢消失了,而那些不断被质疑的项目却在不断攀升。

Facebook、亚马逊、阿里巴巴等。上市后或上市后不久,所有股票都跌破发行价,但现在它们的市值高达数千亿美元。如果你在20年前的首次公开募股中存下5000美元购买亚马逊的股票,今天,这些股票至少价值500万美元,高出1000多倍。

就连一直抱怨被市场看不起,总是被制造空的特斯拉,在过去的八年里市值也增长了21倍以上。

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尤其是创业一段时间的公司,业务在三四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里实现了缓慢的增长期,团队的斗志没有当初那么旺盛,甚至在开始松懈的时候,IPO就是一个很好的阶段性目标。

它的重要性不在于敲钟那一刻的聚光灯,也不在于公司发行价的高低,而在于为公司和团队重新做好准备提供了一个缓冲踏板。

历史上总有例外[/s2/]

钛产品CEO魏伟的前东家是2007年上市的Pactera Innovation。上市后,有一天,老板召集公司管理层一起组织学习吉姆格林的《从优秀到卓越》。

魏伟心里咯噔一下:我们优秀吗?

从那以后,文斯的创新开始衰退。不仅仅是公司本身出了问题,从2008年开始,整个软件外包行业都在承受着人力成本上市和互联网技术发展带来的多重压力。

在吉姆·格林写完《从优秀到卓越》之后,他花了六年多的时间才在1994年写完《长久的基础》。

在《永远》中,格林斯选择了宝洁、通用汽车、惠普、IBM、摩托罗拉、索尼等。他认为这些都是有远见的公司。如今,这些公司遇到了不同的挑战,摩托罗拉甚至卖掉了手机业务。

衰落似乎是一个公司不可避免的命运。魏伟觉得,只有靠企业家自己,公司的衰落曲线才能平缓。

大航海时代,有一家商业公司,可以组织雇佣兵,发行货币。它也是世界上第一家股份制公司,垄断了东西方100多年的贸易。

这家公司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简称VOC)。随着荷兰在爪哇战争中的不断战败,东印度公司于1799年12月31日解散,在历史上存在了197年。

但是,历史上也有例外。

2015年,美国商业网站Business Insider评选出全球历史最长的16家公司,其中历史最长的公司有1300多年的历史,是公元705年开始的日本西山温泉青云阁。

这家温泉酒店的温泉从唐朝一直泡到今天。据说他们52代同堂,他们的秘密是一种代代相传的荣誉感。

有些人以IPO为荣,但也有人为建立一个繁荣的职业生涯的想法而兴奋。

此外,这十几家公司包括德国威森啤酒厂、法国法拉滨啤酒厂、苏格兰沿海运输商协会、意大利贝雷塔枪公司、剑桥大学出版社、白教堂钟铸造厂和北爱尔兰布什米尔斯威士忌。

历史可能已经证明,一个公司生存时间长不长,与它的规模和上市没有直接关系。

延伸 · 阅读